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杜老大挫折过后东山再起 告别辉煌投身急流巨浪

    杜老大挫折过后东山再起的传奇人生,荣登福布斯排行榜第8位,布道现场杜总回忆下海经商的那些年,告别辉煌投身急流巨浪,追求荡气回肠,开启一个高尔夫产业革命大时代。买一张会员卡只能打一个俱乐部的时代结束,全世界打高尔夫的逻辑将被改变,太平洋联盟新的时代开始,买一张卡可以打遍全世界。杜厦讲演言辞慷慨激昂但又不失幽默,博得现场阵阵掌。

    主持人:

    紧张的午休之后回到下午布道的会场之中,接下来我们要有请的这位是大家在上午有几位企业家问我说杜厦杜总怎么还没有到,我说他下午跟我们分享。杜总有很多故事,江湖上称呼他为杜老大,现在我们看看杜总有什么让人为之惊叹的。首先,概括起来,北京的老三届,文革当中九死一生,1977年为了争取考大学,曾经给邓小平写过信,1982年毕业到南开大学工作,1988年下海经商,下海的初胜与完败,这是什么意思呢?他当时炒日元,从夜暴富到负债千万。第二次创业就是创造创立了家世界,他当时已经登陆福布斯排行榜的第八位。还有乘人之危,借着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用了不初始投资不到十分之一的价格收购十个美国高尔夫球场建立了环太平洋联盟。武克钢先生和郭凡生先生说再往前推100年的话,杜总不是冯玉祥就是阎锡山,这充分说明了他的匪气、霸气和正气。我们掌声有请杜总上台分享。

杜厦

杜厦

    杜厦:

    谢谢大家。刚才非常感谢主持人激情四射的开头语。有一句话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样,犯困这个事是人的自然反应,没睡觉自然会困,尤其上午坐了上午,到了下午也是该困的时候了。今天我讲的时候,你们要是困的时候,我一点不埋怨你们,是因为我的水平不行才让你们犯困。如果由于我的激情四射,而感染了你激情四射,我断绝你困不了。此生我的讲演,没有一次讲演有人犯困,今天看看这个现象会不会发生?

    不耽误大家过多的时间,直接进入正题。今天在座的专家,像郭凡生、像黄江南、像武克钢、像金岩石,这都是我几十年的老朋友。今天上午讲课的冯仑、张维迎也是我几十年的老朋友,这些老朋友已经到了60岁的年龄,能给这个社会还发挥得余热、余光已经不多了。我们站在这里声嘶力竭的跟大家分享我们的人生,并不是为了挣钱,我们挣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并且完满的结束。我们只是想利用这样一个时间,把我们这一生所经历过的所有的事情向你们这些年轻人分享,让你们从中得到一些经验,从中得到一些教训,从中得到一些启发。我今年66周岁,如果在这个时候还能给你们各位,有的比我小一轮,有的比我小两轮,能够给你们带来一些启发,带来一些人生的启迪,也是我们这些老朽们能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些价值。所以,郭凡生请我很多次以后,我觉得放弃我今天非常珍贵的打球时间,来跟大家聊聊。

    既然想跟大家聊聊就要真的聊,不说那些套话,不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能让大家从一个波澜壮阔的人生当中,从一些跌宕起伏的故事里面获取一些真的对你一生都可能有帮助的一些启迪、一些感受。所以,我先从我自己讲起,这一点比较公平。所以,我们下面来看看这个题目,叫做“疯狂与坚韧”。郭老师在全国各地,他乐于此道,所以他用“布道”这个词,他非常享受这个过程,跟所有年轻人分享自己,分享这些他认为这些非常正确的理论和实践,我并不乐于此道,郭老师知道我人生当中有些经历,也能讲两下,所以他非常愿意让我来参加这个布道过程。我跟他说了,我说我参加一次布道,少打了一场球,我损失很大,我打球的时候,既获得经济上的收益,还获得精神上的享受,到你这我只有付出。于是他说给你讲课费,我说你们的讲课费我都不想看,他说老朋友嘛,不是帮我,咱们帮帮年轻人,我说可以,就这样吧,我们帮帮这些年轻人。看看能不能从我的人生当中给你们带来一点点帮助。

    我今天的题目是“疯狂与坚韧”。我还没到70周岁,今天在座所有各位,包括专家席上所有老家伙们,没有一个年纪比我大的,今年在这坐着的有1949年10月1号意见,蒋总统还在这个国家执政的时候出生的人吗?

    观众:

    我是1948年的。

    杜厦:

    跟我同龄。我们两个是唯一生活在上个世代的人,在新华字典里面中华民族年代表里面,我们属于中华民国的时代,我们是听着蒋总统的国歌出生的,黄江南跟我是同班同学,他是1950年出生的,他也是生在义勇军进行曲的时代,而我们是生在蒋总统的时代,只有我们两个人。作为上一个时代的人还跟你谈疯狂与坚韧,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大多数儿孙围绕膝前,女士们都在广场跳大妈舞,男士们都在家里面看电视剧。我不是,我的身体已经退休了,我是早上起来跑5000米,然后吃早饭,然后去打篮球,回来收文件,回来和人聊天,晚上从不出去应酬,在家里面吃饭,这是我一天的生活。但是,精神上我在创造创业,很疯狂,我们看看这个老头怎么疯狂的。

    让我们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开始,我介绍一下我在退休之前,60岁的生日是在这个大厅里面过的,来自全球400多位企业家朋友和我各个年代的朋友在这个大厅里面祝贺我60岁生日。我在60岁之前卖掉我所有企业,大家在这个图上所看到的,我们看到中间这张图是卖出这个企业之前我们公司的董事会。但是看到董事会里面一共有八个人,四个老外,左上角这个老外是世界上最大的建材连锁企业第三号人物,也是创始人之一,是一跺脚,这个全世界零售业乱颤的人物。坐在沙发这个人是世界前500强排名前100位的B&Q的母公司,他是董事长兼CEO,是我董事会成员。右边这个高高的戴着眼睛的家伙,是英国连锁零售商亚洲CEO。后排左边数第二个,是世界最大连锁企业的国际部CEO。我把这四个世界上鼎鼎大名的零售业精英请到中国做了我公司的董事,不是独立董事,是董事,跟我共同管理这个公司。大家注意这个公司不是一个上市公司,是我的私人公司,是我100%拥有的私人公司。但是,这样一个董事会在中国的私人公司是绝无仅有的。

    右边这个图是我那个时候建材连锁店,左边这个图是最开始形态的大包装的尝试。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像沃尔玛和家乐福这样的连锁店,2006年我卖出去的时候,右边这个大的连锁店北方有14家,左边这个像沃尔玛和家乐福这样的超市有80多家,在18个城市有我的购物中心,我在6个月之内在2007年全部卖掉。

    我们看看那时候我们的企业是什么样子,这算是你们了解我的开始。我们现在看看一个视频,跟大家分享,这是家世界的视频。

    这是赔胡锦涛在非典期间参观我的店,是每天晚上新闻联播第一条。

    (播放视频)

    看了这个视频,大家可能会问,你怎么把它卖了呢?今天郭凡生老师给大家改的布道,是布道企业家,企业家的根本的逻辑,两个字,第一个字叫创新,第二个字除了创新之外,你要取得对原有事情的变更,你要坚持做到全新的企业模式。我们在家世界最辉煌的时候,中国加入WTO,沃尔玛以每年销售上万亿美金的规模进入中国,全世界最大的企业进入中国,家乐福欧洲最大的企业进入中国。我们开始跟他们进行非常不对等的竞争,他们有无穷的资金来源,沃尔玛准备在中国赔十年,而我们作为民营企业一年都不能赔。因此企业家做企业,只有两条出路,一个是做企业赚钱,或者把这个企业卖掉。所以,当我们决定卖掉这个企业的时候,我们跟沃尔玛谈、跟家乐福谈、跟华润谈,跟很多想买我们的企业谈,因为无论谁买我们,他们立即变成全中国第一。我们在中国优势条件下,我们经过掂量,觉得卖出企业是对我们投资和发展最大化的选择。所以,我们决定在最好的时候把它卖出。2007年把我们的家居卖了,有一点证明我比他们更优秀,我只是把14个店的经营权,没有任何物业卖给他们,我一共卖了1亿多美金,五年之后他们全部走了,因为他们做不大,他们不可能像我们那样每年在这个企业盈利。我们把家世界大型连锁超市卖给华润,我们在非常好的时候,2007年的时候卖出,卖出了就遇到2008年金融危机。我们把全国中国18个地产项目卖给新加坡国家政府投资公司,外汇的主权基金,卖完了以后,全球进入2008年金融危机。在刚才饭桌上有人跟我说老杜就是早走了一个月,晚一个月一切都变了。我说生意就是时间,选对了时间就选对了一切,我们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卖了一个恰当的价格,我安全的在2008年以前全部套现,这就是这一段的故事。

    下面的故事,我想在开始之前给你们讲讲,你们想想在短时间内,我原来是南开大学教授,从教授岗位上下来做生意,能做成这么大,必定有什么背景吧?你必定是太子党?你必定是有一些国营企业的因素?你必定有中央大企业背后的支持?你必定通过桌子底下某些交易和某些银行取得了那些龌龊的降低人格的关系,使得你无穷无尽的获得他们的支持?我告诉大家企业家朋友们,企业家年轻的朋友们,这些都不是你应该走的路,你们面前的这个或许还叫成功的人士,完全不是这样的。我有非常悲惨的童年,我有非常艰苦的人生,我几乎是挣扎着活到了今天,我九死一生。在我人生创业道路上,2004年我在福布斯排第八,在北京五星级酒店200多家媒体采访,没有人站在那个讲台上讲话,进入中国福布斯排行榜的人都叫杀手,有一半的人,像周正庆、牟其中,很多都进了监狱,很多人死的莫名。福布斯求我说杜总你能不能上去讲话?我说可以,我在全国200个媒体面前,我告诉他们,我说中国历史上有两句杀伤力非常大的话是针对我们这些人的,第一句话叫做无商不奸,第二句话叫做为富不仁。我告诉你们,站在你们面前的人是每一天都迎着阳光的人,我赚的没有一分钱不是在阳光下赚的,我没有贿赂这个政府任何一个权力部门一分钱,我堂堂正正走到今天,我所有钱可以面对全世界,告诉他们中国企业家是很阳光的,中国企业家是有道德标准的。

    我们看看我们走过的是怎样的一条道路?我1948年出生在北京白塔寺,我父亲是30年代末留学日本,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毕业,1942年毕业回国认识我母亲,他们两个人结实之后决定变卖所有家产,我母亲的父亲是天津非常大的资本家,在天津和沈阳有很大的工厂,我父亲是辽宁省很大的地主和盐商。我父亲和母亲相识之后决定变卖所有财产去抗战,在那个时候受到国民政府非常高的礼遇,因为他是日本留学回来的,对日本非常了解,就很快窜升到很高的位置。1949年的时候,我父亲是税务稽查局局长,那个时候地下党给我们家门口塞了信,说您是海外留学回来的留学生,您是新中国需要的人才,希望你回来为新服务,他已经买好了去台湾的机票,但是我父亲决定留下来贡献自己的力量,当时29岁。解放军进城几天之后,我父亲被送进了清河监狱。当10个月以后他释放活着出来,他跟我母亲说这个地方没有办法待了,我们本来想建设新中国,可是我被抓进监狱。我决定去日本。我母亲当时已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工作,她问她的同事,她同事告诉他哪是去日本,日本已经被炸成废墟了,他是通过日本上台湾。我母亲说你哪是上日本,人家说日本炸成废墟了,你是通过日本要上台湾。我父亲刚从监狱出来,吓的魂不附体,第二天这个人消失了,消失了30年,就是在我人生前30年,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父亲。我母亲当时没有在财政部,在一个学习班上,我母亲在最艰苦的时候,在1950年的时候曾经带着我和我姐姐上街要饭,在天津,因为我老爷是资本家,当他没有办法在北京生存的时候,带着我们去天津生活。由于我父亲的关系可能会使我老爷的工厂受到特殊照顾,所以我老爷家拒绝了我母亲和我们两个人,我们在街要饭两周。当时我得了猩红热,我姐姐得的百日咳。后来我母亲姥姥看不下去了,到街上把我们找回家,说你们可以回来住一夜。我当时在襁褓里面,我母亲用红色的笔给我老爷和姥姥写了一封信,说我就不辞而别,因为我必须找到生路,我这个孩子留在你们这里,如果有任何一天这个孩子死掉了,或者伤残了,你们持这封信跟他爷爷家说话。我就被一个人抛到天津,一直到7岁,我母亲回来找我。

    当我童年这样过来以后,我一生都被刻上一个烙印,我父亲是国民党高官,因此我的出身是历史反革命,我舅舅因为我父亲的原因被打成反革命,判死刑。我第二个舅舅是去了台湾,我老爷是资本家,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在三反、五反、正反和各种各样的历届运动中,几乎是熟了又凉了,凉了又熟了,熟了又凉,我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了50年代。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现大庆油田,我们支援大庆建设,我的母亲对这个充满痛苦的城市没有任何心思留在这里,所以他报名一个人去了大庆,我和我姐姐被留在一个寄宿制学校。在这个学校里面,在我童年当中充满了屈辱,因为你是这样一个出身,你是拥有这样一个在娘胎里带来的背景,使得你没有办法和这个社会相融,你不可以入少先队,不可以入团。有一次我们班里面飞行员检验,我抱着非常天真的想法去报飞行员,但是我的出身连学校报名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我的机会怎么可能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飞行员呢?所以,60年代初我还没有入团,在北京到全中国有一个标语或者口号,叫做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我几乎是所有反动的反动,儿子应该是混蛋的混蛋,我坚决跟这个屈辱抗争,北京所有出身不好的孩子,中学生里面我是头头。最惨的时候,我记得在我们学校里面120几个人打我一个人,我昏死36小时,被海淀区公安局保护性拘留救走。我曾经在1967年在北京火车站送我的同学去黑龙江插队,在火车站有300个北京海淀区的人,一个人一把刀,当时北京站只有一个口号是杜厦在哪?那天商定的是一人一刀把我剁成肉泥。就是因为我反对血统论,我要维持一个人的平等。当时我在北京47中住校,我床下面有三把手枪。如果你们看一个著名作家叫做老鬼写的《血色黄昏》,上面有我拿着枪跟他打枪的画面。当时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追求平等,我决不允许人们用一种莫须有的罪名把一个平等的同学,把一个平等的人踩在脚下。

    我这样渡过了60年代,像我这样出身的人,在文化大革命当中进过监狱,我所有该受的惩罚还受过了,连分配都不可能。所以,我带着几个兄弟步行从北京到内蒙插队,在那又变成反革命,因为我反对军人,我们县里面有五个军人,有四个强奸女知识青年。我又发动所有知识青年跟他们抗争,最后把我打成反革命,一帮人被打成反革命,一个人拿枪押着单独在一个连队里面。我步行走到南部,我告诉南部政府,欺压已经结束了。我告诉你们有两件事我不会干,第一,我不会自杀。第二,我不会成为精神病。除了这两个之外,我全都会干,杀人、放火我都会干,只要不要把我逼急了。结果他们说你已经到25岁了,你想不想入团呢?我当时正在谈恋爱,杜宇村的妈妈非常需要我是一个团员,因为他必须跟他家说我要找的男人是政治上可靠的,所以我告诉内蒙41团领导我想入团,他们就让我入团了。我就这样赢得了尊重和平等。

    1977年,邓小平回来了,决定给这个世界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要考试,我突然间发现邓小平所有政策都特别好,但是执行起来完全不一样,因为当我报考大学的时候,1977年第一次恢复高考,我的政审是三类,是禁止进考场的,就是政审不合格,不可以参加高考。我就给邓小平亲自写了一封信,我说你不是说考试不看出身吗?你不是说人都是平等的吗?你不是说大家都可以为这个国家建设贡献自己力量吗?为什么我政审三等不可以参加考试?一个半月以后,我正在工厂里面,我是钳工,有人说有你一封信,我一看是黑龙江省招生办公室的信,说您给邓小平同志的信已经被处理,我们同意你参加考试,但是考试已经结束了。所以这个人由于你的坚强,由于你不服输,由于你的疯狂,世界很多事会跟你让路。我想大概是由于我的坚强和疯狂,所以黑龙江考试由于漏题被作废。国务院招生办公室决定全国,当时有27个省市自治区,只有黑龙江省重考,重考通知下发的时候,还有17天,我利用这17天的时间考了非常好的成绩,老三届高中生,在北京很好的学校,考试对我算什么,我考了非常好的成绩,今天是清华和慧聪书院共同举办的,当时我考清华分数高了一大截,可是清华和北大都不录取我,所有正式大学部录取我。因为规定全国上山下乡的到黑龙江的都要在黑龙江上师范。这样我接到通知说你的成绩非常好,愿不愿意来佳木斯师范,三年制,如果你愿意,我们非常高兴录取你。我说我的成绩只够上师范吗?他说你全国哪个学校的成绩都够,但是我们省里面规定,你们不管多高成绩也只能上师范。我决定去。上了黑龙江佳木斯师范大学,现在的佳木斯大学,读了两年就考了南京大学研究生。我考南京大学,1980年入学,1978年2月份进大学,1980年进南京大学,我那一年参加南京大学研究生考试,我取得的成绩是惊人的,南京大学研究生历史上到我为止,以前所有研究生,不管哪个系,不管哪各专业,当时南京大学有16个系,我是历史上总分第一名进的南京大学。别鼓掌,没录取,因为南京大学是高等学府,过去南京大学校长是中央大学,所以有非常多的传统,他要求南京大学研究生必须受过完整本科教育,而我只上了两年。既在南京大学没有师承,又没有受过完整的大学教育,所以我在南京大学学位录取办公室规律不符合,所以没有被录取。后来我的导师叫吴可杰就急了,如果这么好的学生,这么高的分数你们不录取,我这辈子不带研究生了。他给江苏省委上书,说不能不录取这个学生,他虽然上了两年,但是比所有上四年的学生都强,所以江苏省委下书,已经开学15天了,我接到了时候已经20号了。我到南京大学的时候,老师给我臭骂一顿,说你怎么现在才来?我说我接到录取通知书之后在家里面才待了六个小时,他知道是因为这个特殊的事情。这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1982年,南京大学所有研究生都三年毕业,我要求两年毕业,因为南京大学号称全国第一个实行学分制,我两年修完了三年半的分数,

    我1982年就从南京大学毕业,到南开大学教书。1983年我当讲师,1986年当副教授,1984年我和在座的几位,像黄江南、郭凡生,还有今天上午的张维迎,我们一起参加了莫干山会议。在那以后我在学术界有非常好的地位和影响力,成为中国非常著名的年轻学者。但是,我发现,第一,我根本不适合做学问。第二,我根本不适合做官。我骨子里就适合创业,就适合做生意。还忘了一个故事,在学术界取得非常好的地位和成就以后,本来可以在学术界有非常好的发展前途,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像今天点评我的除了杜宇村之外还有黄江南先生,还有王岐山,他们当时是北京四君子,是在中国改革历史上值得很好写一笔的四个人。同样在天津城市里面也有著名改革的,叫做天津四条汉子,我是其中之一,今天作的金岩石之一也是天津四条汉子之一。在某种意义上说80年代中国改革很多思路来源于这些年轻人,来源于这些充满理想,充满社会责任感和历史责任感,对这个国家充满爱,又有无穷无尽的热情,准备奉献给这个国家改革事业的一批年轻人。应该说那样一个途径是非常好的,大家现在看到政治局委员当中有一大批是我们这帮人,比如说除了王岐山以外,大家还看到中央政治局委员马凯,还有中央银行行长周小川,还有财政部长楼继伟,还有很多人,都是这帮人。这帮人奠定了那个时期改革的基本方向,设计了那个时候改革的基本思路,也确立了改革的基本节奏。我应该在这个路上有很好的发展,想当官,我1986年就是副局级,李瑞环任命我是天津个社科院常务副院长,主管科研。南开大学想聘请我做南开大学副校长,主管后勤,因为能挣钱。我在1983年当讲师的时候,去南开大学贷款盖楼。中信成立中信国际研究所,请我去做市场研究所的所长。仕途一片光明,如果按照中国传统说法,学而优则仕,那自然应该是我前进的方向。但是,我真的对当官不敢兴趣,而且不是我的特长。

    最大的冲击,让我决心是香港一顿下午茶,我1985年到访问香港,一个香港大学的教授,在香港著名一个购物中心世纪广场共同聊学术界的问题,也探讨我们两个之间合作,英国式的下午茶。当下午茶结束的时候,拿到这个单子我一看300多港币。我当时收入已经相当高了,120块人民币一个月,港币和人民币不是今天1人民币等于1.2还是1.3港币,那时候是一个港币等于1.2或者1.3人民币,所以300港币是400人民币,相当于我4个月工资,这一个下午茶。囊肿羞涩,我还得养家,拿不出这个钱喝茶,喝完了以后我后悔不迭,他看出我满脸尴尬,汗下来了,他说杜老师,这个茶我请了,我说应该AA制,他说AA制这样,今天香港我出,下次我到北京你出,我说行,就这样定了,我从尴尬的台阶上走下来。我问他,我说我问一句西方不该问的问题,也算是我的一个研究工作,你一个月收入多少钱?他说我一个月基本的工资是2.4万港币,讲课补贴还有几千港币,我写文章又能收入几千港币,我再加上住房津贴和子女教育津贴,合起来每个月拿到现金4万港币。我一算,我从跟他见面那天,1985年某一个下午,一直到我退休,我挣的所有的钱,我此生能够挣到所有钱加起来不如他一个月。我大学本科学数学的,我脑子算的很快。一个月120块钱,一年12个月,一年1440元。十年14400,30年呢?43200。如果再折合成港币?不到四万,39000港币,30年。1985年我已经37岁,也就是我干到67,现在还没干到呢。全部收入总合加起来不如他一个月,而我在学术界地位比他高,杜厦谁都知道,谁知道他啊。杜厦虽然没有黄江南这样的号召力,但是也有相当的号召力,凭什么政府一辈子挣他一个月的钱。下定决心不当教授了,下定决心不耍笔杆子了,也不耍嘴皮子了,我从那个时候决定做生意。

    因此告别辉煌,投身激流巨浪,我的第一笔生意是什么呢?这个时候告诉大家知识怎么能够转化为金钱,学了这么多年,学富五车,跟别人谈起来,在南开大学上课的时候,学生一听说杜老师上课,所有楼道里面都是人,很能讲,上课非常好,全南开大学唯一我是一边抽烟一边上课。中国大学真丢人,一个老师一星期只上两次课就满工作量,我每年都是五个人的工作量,我上课非常好。可是我自己在知识如何转化金钱方面,我做生意做的第一笔生意,跟大家讲第一笔生意,讲完了我们上半节课结束。

    我到深圳,带着我老婆和今天你们看到的我的大公子杜宇村。当时他才上小学。我们到了深圳以后,我买三辆自行车,我们全家所有存款加起来一共800块人民币,兜里面装着800块人民币,到深圳买三辆自行车,一个星期之内全丢了。我们家里面一个包,全家的东西都在里面,到深圳跟朋友吃中午饭,出来一看,朋友车里面这个大包被偷走了,里面毕业证书,所有文件都没了,这是我做生意的开始。怎么办呢?总得有第一笔起始资金,还得有住的地方。当时深圳刚开盘卖一个住宅区,这个住宅区叫碧波花园,现在还在,你们知道当时多少钱吗?现在难以想象,要说中国进步太快了,发展速度太快了。那时候一平方米900块钱。1988年,一平方米900块钱,碧波花园。我跟碧波花园老板说,我说买你两套,他说太好了,1988年是经济低潮,太好了,非常欢迎你来。我说但是我这两套房得按揭,他说什么叫按揭?全中国没有这个词。1988年所有的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银行不懂得什么叫按揭。我教育他,就是我把你的房子买了,我没给你钱呢,然后我把它重新做一个估值抵押给银行,银行贷给我款,我把银行贷款给你,他说你给不给我钱吧?我说给你钱,他说给钱就结束了。我又找深圳的银行,农业银行,我的一个学生在农业银行当行长,这个人叫王建。我说我在你银行做笔按揭行不行?他说什么叫按揭?我说按揭的意思呢,就是我买两个房子,我把这个房子,你的评估人员去市场做一个评估,值多少钱,你按照一定比例贷给我钱,我拿这个钱交给卖房的,每个月还这个房子,每个月连本带息,付清给你,这叫做按揭,我给他上课,他是我学生。他说杜老师我听明白了,我怎么做?我说明天下午在你办公室里面,我和卖家和你咱们三家签合同,我设计的合同,他们没有按揭合同,三家坐在一起,我跟银行说现在评估报告有吗?他说没有,我说我有,我说每平方米房子1300元,我买的时候是900,因为我有名气,人家给我优惠是900,但是市面上价格是1300,但是没有人买。我一套房子是126平米,两套是252平方米,1300平米是多少钱,我七折或者七点五折贷款,他一共贷给我25万。我拿到这25万,我说这个钱够不够?一共是252平方米,900一平米,他说够了,我说没你事了,签合同,给房产证,我把房产证给银行了。一平方米1300我压给你了,你给我一平方米900。我拿到两套房子,四个月之后我以2700块钱一平米卖了一套,我把所有贷款还了,得到一个房子,还得到10万块钱初始创业资金。

    主持人:

    接下来我们继续体验疯狂与坚韧,我们杜总的疯狂的人生的交响曲,请大家掌声有请杜总继续上场。

    杜厦:

    人生许多时候是要有自信的,比如说我刚才相信不会有人在我的讲演上打瞌睡,到现在为止,我确实没发现谁打瞌睡。比如说当我们做人生新的道路选择的时候,我1988年、1989年是中国最成功的学者之一,毅然把教授、这么好的大学,这么好的环境,当时在学术界取得这么好的地位,毅然放下,把档案往自己兜里一放,成为一个个体户。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最重要的原因是自己的自信,还包括对自己人生的尊重。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你不学会对自己人生的尊重,你永远走不出一条令你感到自豪的人生的道路。我们每个人人生的选择都是这样子的,我们来看一看我下面做了一些什么。

    开个玩笑,你们知道你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多偶然吗?说一个不太好听的,也不太吉祥的话,当然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你出门一上大街就遭遇车祸这种事情的概率大概是百万分之一,你把这百万分之一再乘上百万,就变成亿分之一,你再乘十,就是十亿分之一。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概率就是这么大。大家有点懵,不懵,都明白,你们都是成熟的男人和女人,当然应该明白,每一次机会你都是第一次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十亿分之一,才构成了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多珍贵啊!其他的10亿个同胞们都已经永远不可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你如此之珍贵,再加上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遭遇了无穷无尽的苦难,因为你离开娘胎第一声就是啼哭。从此每天都在痛苦,一直伴随你一生,你的快乐远远不如你所承受的痛苦,比如小学的时候,你被迫要学钢琴,小学的时候你被迫学小提琴、被迫学画画,被迫背单词,甚至被迫背300首唐诗。你容量不大的大脑里面,已经被父母装进了无数多的内容,你根本没有自己的快乐,根本没有属于自己黄金的童年,你这么挣扎着活到今天这个年纪,你不自己为自己活一把,你不觉得你的人生太可惜了吗?所以,我们由于人生太珍贵,我们每一天都应该为自己有限的人生去创造一种辉煌,说句实在话,人类只有一件事是公平的,就是每个人都要死。因此,在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为什么不让自己活的高兴一点?

责任编辑:张萌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