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慧聪网

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 历经岁月历练积淀人生大智大慧(上)

    中国地产界的思想家、教父级的人物,在房地产行业不断地开拓和创新,同时也是中国企业界的幽默大师,也是段子大王,一路走来被业界尊称“地产思想家”的光环和美誉,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在顶级老板布道大讲堂现场为我们讲述一个企业家一生要面对的事情。http://hc360.gensee.com/webcast/site/entry/join-f11b309c483249e5953daa7a8841615d

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

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

    冯仑:

    大家早上好,我纠正一下,我现在不是上市公司董事长,但是是控股集团的董事长。今天在这非常高兴跟大家做一个交流,刚才凡生讲了很多慷慨陈词的话,我觉得这些道理都写在书上了。我觉得大家在这坐坐,我想起一个事,我碰到一个大哥,有很多委屈,委屈的时候他就说了一件事情,说:“他妈的,你就看我是个王八蛋,但是你必须对我口袋里的钱表示敬意”。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前面的改了,你不仅对我口袋里面的钱表示敬意,对我不是王八蛋的事也要表示敬意。

    今天上午我跟大家进行一个分享,我想讲一个公司治理的话题,我讲三部分内容,第一部分就是讲一下民营企业治理这个问题的由来和一些基本的困惑和解决办法。第二,我讲一下公司治理的效率,控制和效率之间的关系。第三,重点讲一下我们的传承还有最初的机制。我们从开头讲到结尾,实际上讲的就是一个企业家几乎一生要面对的事情,就是从创业到结束,用什么方式来结束?这也是今天我想跟大家讲的很有趣的话题。

    首先,我们看一下治理问题的开始。在中国民营企业的历史,准确的说我们民营企业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有了这一代新的民营企业,是从个体户开始,不是从企业家开始。个体户的时候没有治理的问题,就是一个自然人,今天我们工商局注册的仍然还有叫做个体工商户这样一个说法。有治理问题,实际上是有家庭以外的人参加,有若干人,十个八个人以后,开始有了一个组织,而这个组织是需要有一种管理和制度,我们叫做领导以及权利分配到底怎么管。

    在1993年之前,中国没有《公司法》,大家看今天非常简单,因为今天有《公司法》,有的《公司法》以后,公司谁当董事长谁当,总经理,董事会怎么开,法人代表是谁,这些事非常简单。但是,1993年之前没有《公司法》,没有《公司法》的时候,这些人群按照什么方式组织起来?那个时候遇到了一些什么样的基本问题?

    我看了一下,我们把自己的治理可以分成四个阶段,1993年以前的时期,就是没有公司法的时候,我们的办法是一个江湖时期,差不多就像一个江湖,大家要么按照江湖的原则组织起来,要么就按照家族方式组织起来。个别的乡镇企业拷贝了当地基层政权组织方法,1993年之前的治理实际上都是跟中国传统最草根的生存方法有很大关系。

    1993年到1999年这段时间,开始进入一个大量的中国草根民营企业转型,怎么样从江湖的治理方法进入到公司时代。学会了按照公司方法,而不是江湖兄弟大哥的方法互相之间管理。

    1999年以后,我认为一直到2010年,这段时间大体上开始进入一个现代公司治理时代,也就是说不仅是一般的《公司法》,而是进入到了一个包括资本市场、包括国内、国际有很多参照,同时也被所有资本要求的一种现代公司治理的方式。

    2010年之后,实际上进入了一个跨国治理的时代,今天我们很多公司在美国上市,今天很多企业,包括王健林全球并购,包括复兴,这就进入到了不仅是在国内的现代公司治理,开始进入跨国治理的时代。

    大家看一个公司从一两个人像江湖一样的开始组织,一直到现在进入跨国治理的时代,中间的跨度我们经过了30年。这30年是我们民营企业通过自身努力,不断改善治理,引领公司发展的一个重要的阶段。所以今天跟大家分享这个话题,实际上也就是说我们看一看我们自己的组织到了什么样的阶段,我们这个组织未来还有多大空间可以把我们带到现代治理甚至跨国治理的时代。

    我们看一下第一个阶段,我主要跟大家讲故事,因为道理总是教授讲的,买卖人自己琢磨事就讲故事。所以跟大家讲故事,这样我也比较轻松,大家也不累。1993年之前,所有的组织,刚才我讲的是江湖,还有家族方式,这样一种组织面临一个基本问题,首先就是有三个问题解决不了。第一,领导人怎么产生,这件事很难解决,没有游戏规则。第二,这个人的进入好象有一个方法,但是退出没有方法,没有退出机制。第三,利益的分配没有标准。举个例子,比如说你是一群土匪,大家知道江湖上所谓大哥,大哥都是怎么产生的呢?不是选举的,也不是任命的,大哥是什么?江湖上有一句话说要想当大哥,杀了大哥便是大哥。所有大哥都是靠杀大哥上位,就是这么简单。因为没有游戏规则。有一个香港电影叫做《黑社会》,这个电影重点是讲大哥怎么上位的故事,你们可以看看。这个电影讲的非常有趣,就是一群大老喝茶,有一个大哥位置空出来,我们怎么选一个新大哥呢?大家就在一起喝茶,喝茶的时候,每个人都有提名权,每个人都没有决策权,每个人都在表态,但是最后不是少数服从少数,也不是多数服从少数,就是大家聊一聊,聊一聊之后,接下来才发现每个人推荐的都是自己的弟子,自己的兄弟。但是,这么若干个大哥推荐的三四个人,彼此之间每个小弟都觉得我老大推荐了我,我就是你们家老大。所以不行,于是出现了动作,大家抢这个龙头棍,谁拿到龙头棍,谁就是大哥。于是最后的结局非常简单,其中最狠的那个人杀了所有的同辈的竞争对手,这还不够,包括杀了所有不认同他的老大,这个人才上位。这就是过去江湖时期一把手产生的游戏规则。

    大家都知道《水浒》,这个排座次在那个时候只有三个标准。第一个标准,在江湖的时候大家要排座次,假定说我们今天不认识,坐在一起吃饭,就要排座次。第一个标准是年龄,就是年龄大的人坐上座,比如碰到一个70岁的,30岁的首先请上座的是年龄大的,这是排座次第一标准。第二标准,是你的经历,特别是在体制内的履历、经历决定你坐在哪。大家知道《水浒传》里面阮小二参加梁山革命很早,但是林冲来了以后排在他勤勉,然后秦明来了又排在他里面,时迁是社会小偷,从来没有在体制内混过。所以,梁山108将的排序,特别有意思,特别生动反映民间社会的排座次的规律。我在山西教育出版社找到一本书叫做《水浒组织问题研究》,虽然山西现在组织问题很研究,但是山西教育出版社研究水浒组织问题,专门讲排座次的游戏规则。如果体制内的标准也排了,还不满意,这时候就出现第三个标准,就是我刚才讲的靠手段怎么干掉大哥,自己上位。你们看《水浒传》的时候非常有意思,在干掉了史文公之后,大家在聚义厅吃喝,很高兴,宋江闷闷不乐,出来溜达。溜达的时候有两个人跟着他,一个是文人,叫做吴用,就问了“各个为何如此这般不快乐”。宋江比较成熟,他不说。李逵说了一句话,说这个交椅就是大哥的,不行就杀了这帮家伙。宋江说不得造次,这个事能心里想,怎么能说呢?吴用就明白这个事了,第二天又喝,喝了以后突然想说不好,那边塌了一角,有一个大坑,大家过去看。坑里面埋了一个石头,石头上写着天罡地煞108将排座次,宋江是第一位,于是李逵、吴用起哄,说这是天意,这样就把宋江变成老大。其实在宋江传位的时候有一个游戏规则,就是卢俊义,按照最早晁盖的遗嘱,谁说的史文公谁就是老大,但是宋江改了这个遗嘱,因为是卢俊义杀的老大,他就玩儿了一个手段,所以把自己变成了老大。

    所以,江湖很有意思,谁当一把手没有游戏规则,所以就出现问题。江湖上永远要记住两句话,如果你们还处于这个阶段,我建议记住两句话:第一句话,要想当老大,杀了老大便是老大,所以你当了老大,永远是最危险的。第二句话,最可靠的是最危险的。因为所有杀老大的人都是跟身边最紧密的人有关。王立军办了薄熙来。天下最可靠的是最危险的,当老大的要记住这句话。所有杀老大的不是司机、就是女朋友、就是厨师、秘书。

    所以我们公司治理在1993年之前相当过我见到过的民营企业,所有的老大都没有幸存下来,几乎都没有活下来。在那个时代,民营企业如果对治理搞不清楚,这个组织就特别脆弱,所以很多民营企业在初期就分崩离析了。那么,家族似乎有一个规则,比如老爸是老板,儿子是老总。这是现在,那个时代也很乱,因为整个在家庭里面,老爸是董事长,那时候没有董事长,你就是家长,孩子未必服气,尤其是儿子,女儿还好,儿子从来不服气老爸。照样这个权力次序,谁说了算,谁说了不算,是乱的。所以在江湖时代公司治理第一个问题,实际上就是选举领导人的游戏规则不清楚,导致这个组织,大家看没有一个土匪组织可以干一百年的,大家找出一个土匪组织干一百年?土匪组织最长的,我在中国找的非常多,非常少,其中有一个叫“膀爷”活了70岁,大部分活不到50、60岁,为什么?总有人干掉你。膀爷为什么活下来呢?他是江湖一生唯谨慎。他谨慎到什么程度呢?他每天睡觉手上绑一可香,这个香烧15分钟,烧到手上一疼就醒来。当时如果有人背叛大哥,去通报官府,从山上下去再回来要一个小时,所以他是15分钟,15分钟他就醒,即使你去山下找人再回来,大哥就不在了。就这么谨慎,但是那个只有没有手机,现在有手机,出卖大哥太容易了,所以今天大哥更危险。这么谨慎,有一次膀爷在吃饭的时候,他有一个管家跟他关系特别好,低头跟他说一句话,然后有一个汗还是怎么样,要擦嘴,掏一个手帕,膀爷看都没看,一抢就给打死了,最后一看是管家,什么话不说,厚葬。但是这个体制不能改变,就是谨慎,只要有异常动作立即反应。这就是谨慎。阿拉法特也是这样,阿拉法特上百次躲过暗杀,他唯一活下来办法就是每天睡觉的时候不停换办法,每一个想害他的人都要改变计划,以至于他媳妇受不了了,说我要找一个正常男人,他忘了他开始追求大哥的时候,大哥就不是正常男人,所以女人经常适应不了这种日子。

    第二件事情,江湖组织没有进入规则,也没有退出规则。进入是什么呢?大家看过一个电影叫做《投名状》,投名状是什么?你想进入一个山头,要有见面礼,最好的见面礼是把大个的对头的头割下来,这是投名状,所以你是靠这个方式进入的,所以你加入另一个山头你必须有投名状,或者身怀绝技,比如抓住你了,没有杀你,大家比射箭,像花荣射箭比较厉害,有一技之长。但是即使这样,没有退出机制,说我不干了。像我们这样给点钱回家了,不行,近乎时代不允许,你说不干就不干?只要你不干了就是背叛大哥,大哥本能的反映就是剁了他,没有退出机制。

    举一个例子,有一个电影叫《跛豪》,大家看我脑子里面都是这个故事,说明我受蹂躏多么厉害。有一个电影叫《跛豪》,香港的江湖骗子。当时有一个大哥,跟多人给他办事,同时拿大哥好处。但是在拿的过程中,后来因为廉政风暴,他不想干了,就像今天反腐风暴以后,可能有些人想收手,半路就想撤。跛豪是大哥,说你们这个时候想撤,想背叛我不行,因为没有退出机制,事先也没有签合同,也没有说好什么情况下我退出,给我多少钱,签无期限合同还是签两年劳务和约?没有。于是跛豪就设了一个饭局,请大家吃饭。吃饭的时候先在桌上上了一桌钱,把这个钱堆的小山一样放在那。说不成敬意,大家拿去喝茶。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含糊,为什么呢?觉得都反腐风暴了,这个廉政风暴了,这个钱怎么还能拿呢?再拿就出事了,不敢拿。不敢拿就算了,豪哥看了一眼,知道这些人都心怀二心,没出声。其中有一个心里最忐忑的人起身说不好意思豪哥,家里有点事我得先走。这个跛豪看了一下以后,就说好,你有事你可以先走,告诉手下人,好好照顾他,送他一下。过了一会儿,来一个哥们儿拎一个布袋子,这个袋子打开掉出来一个手臂,直接掉在钱上。豪哥开玩笑说刚才这个人很忙,先走了,不好意思,我替他拿这个钱。所有人全傻了,立即把钱拿了,说谢谢豪哥。没有退出机制,你想跑都跑不了,最后肯定是这个样子。

    我们也看到江湖上很多这样的组织,民营企业,开始没说清楚,认一个大哥,不能造反杀了大哥,就我要退出,但是退出也退不了,因为事先没有一套游戏规则。中国五千年来江湖上的组织从来没有退出规则,你们看过退出的吗?没有退出的。所以,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分配和激励。江湖上怎么分配呢?比如打家劫舍以后这个钱怎么分呢?有一个习惯,但是没有像我们今天找一个HR、找一个麦肯锡给你做一个分配方案,没有。所以,江湖上非常简单,由大哥说了算,大哥说怎么分就怎么分。在东北的组织算是当时土匪里面比较成规模、有游戏规则的。英国人写过一本书叫做《民国时期的土匪》,这本书专门是讲东北的土匪是怎么分钱的游戏,包括它的组织结构。那个时候怎么分呢?比如说今天最简单的一个事情,他的内部分工,比如绑个人票,有专门操作绑票的,有专门割耳朵的,有专门送信的,有专门拟所要赎金的文件的,就是写信的。最后有折磨这个人质的。为什么要折磨人质呢?当时村里面特别安静,不像现在这么闹,村里面特别安静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人摧残的声音很大,家地面人听到了,第二天就给钱,如果听不见,你给他打的皮开肉绽,家里面人不知道。所以,当时打的一定给他打的乱叫,但是脖子不能打,发声的部位不能打,这都是很细致的。但是最后所要的赎金怎么分呢?大哥说了算,每个人给一点,剩下都是大哥的。但是大哥有时候也不算帐,比如抓一把钱,去耍去吧,一把抓多少算多少。而且每有计划,今天抢这家,明天要那家,每天赎金可以要多少。就像索马里海盗,开1000万,最后给60万也行,所以没有商业计划,没有预见,弄多少是多少,所以分配也没有准确的预计。这是土匪之间分钱的东西。

    除了这个以外,还有一个平均的福利,这个福利是什么呢?就是打进这个城池以后要“大索三日”,你们看《天平天国》,曾国藩,曾国藩打进扬州,大索三日是什么?大家非常辛苦,攻下来以后也三天,少杀抢掠、奸淫什么都可以干,但是就三天时间,这三天谁抢了算谁的。土匪游戏规则就是这样,一个是大哥说了算,一个是有点福利,打下一个山寨,随便爽三天。

    你说有什么正向激励呢?土匪的激励非常简单,黑白分明,立即兑现,我们企业现在有时候不如这个,不能黑白分明、对错分明,也不能立即兑现。我们很多请工商管理学院给我们做一个培训,做一个KPI,打分机制,一般员工肯定弄不懂。因为这个KPI要得多少分才给发钱,这样拿到钱的人一点积极性都没有。中国民国的时候有一波土匪,在鲁山,这个土匪激励非常简单,他的激励很原始、很简单。土匪里面有一个女匪首,她老公被打死,她每一次往山上冲的时候,不管黑天、白天,只要往上冲的时候,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复杂的衣服,那时候男的女的都是大襟棉袄,这个女的把这个棉袄衣襟一扇,让你看一眼,说谁冲上去我就跟你睡。他首先这么一扇开让你一看,告诉你姑奶奶是真的,第二谁先上去有跟谁睡。这样的激励多简单?一把看明白了就上,上完了当晚兑现。所以,土匪这套游戏规则就很好,就是这么简单。所以你们看凡是越接近江湖的越简单。赌场三五天结帐,天上人间档次结帐,非常简单。只有我们公司把薪酬搞的非常复杂。比如你追一个女孩子,说跟她结婚,她也答应你了,但是告诉你70岁以后结婚吧,你还有劲吗?我们现在经常由于经常公司治理越搞越复杂,把激励这个事都做成了70岁才进洞房的承诺,所以员工的心气越来越低,最后就反的。

    所以这种江湖时期公司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也就是说领导人的选拔问题,进入和退出机制,以及我们后面的分配的游戏规则。这三个问题解决不了,所以大家看1993年以前的民营企业存在下来的很少,能活下来的都是解决好这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就是我们进入到公司时代,1993年《公司法》以后,一直到1999年《公司法》,帮助我们解决了很多这个问题。

    比如说《公司法》以后,我们首先解决了领导人的机制,就规定了董事长是法人代表,大家一看这件事就很清楚。后来最近修改《公司法》,又改了,说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可以成为法人代表。在1993年《公司法》为什么要非常唯一性的就是董事长是法人代表?因为我刚才讲了,在这之前是江湖混沌的时期,在这个时候天天打架,谁当董事长,谁当法人都乱。所以,有了公司法以后,解决了这个问题。大家知道就是股东会选举董事会,董事会选举董事长,董事长是法人代表。董事长有权提名高管、总经理,总经理提名副总。我说这一串话,就是把这个规则,把原来乱七八糟的江湖这些理清楚了,就是这个权力架构清楚了。所以,到这个时候我们看清楚了,治理结构实际上就是一个公司的权力分配的游戏规则。你先得把权力分配搞清楚。刚才我说了,你跟着膀爷干有多大权?不知道。大哥给你多少权就是多少权,大哥高兴给你权,不高兴就把权收回来了,这是江湖的办法。而且大哥没有监督机制,比如江湖上哪个大哥有监督机制,唯一监督机制就是想杀他的人,但是他不知道,结果被杀了之后,才知道自己做措施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没有监督机制,也没有批评机制。比如你到张学良的大帅府看一下,张学良觉得不爽,他想当大哥,虽然名义上是大哥,但是实际上权力不大。照理说你得有一个机制,比如有意见怎么并表达,怎么批评,怎么博弈,怎么开会,怎么提意见,怎么审计,没有机制,唯一机制就是干掉他。

    所以1993年《公司法》以后把这个机制搞清楚了。谁监督你呢?监事会是监督机制,监事会是对董事会的制约,而监事会需要有员工代表,这个游戏规则定的很清楚。另外,董事会的决议做出以后,监事会可以召开临时股东会,推翻这个东西。而且还可以解散董事会。有5%以上的投票权的股东可以要求开股东大会,重新选举董事会。不仅有权力架构,还有制约,还有推翻重玩儿,这个游戏可以推翻重新再玩儿,公司还继续存在。

责任编辑:张萌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