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诗经》中的富二代正名难题

http://www.ceo.hc360.com2014年07月15日08:36作者:张华强T|T

    山西最大民企海鑫钢铁集团陷入30亿债务危局的消息曝光后,再次引起人们对“二代”问题的关注,因为有权威人士将海鑫危机归责于老板是个富二代。尽管有政府的多方协调,海鑫不至于破产,但其复产在一推再推后迟迟没有兑现。如果说善良的人们不愿轻易放弃为富二代正名的努力,那也真的让人有“猗嗟”之叹。“猗嗟”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一首诗歌,正是对这道难题的无穷感叹。

    猗嗟作为《诗经》中“国风”的一首,描写的是一个高富帅形象,只不过与现在的飙车、玩飞机不同,那时候推崇的是骑射。小伙子步履矫健、身体灵活、动作优美。“射则臧(美的极致)兮”在说他的射技之精;“射则贯兮”是赞美他的连射技术,可以连续四矢射中一个点。这在冷兵器时代,堪称栋梁之才。只不过这位高富帅据称是春秋诸侯国鲁国君主鲁桓公叫做同的儿子,同成长的背景有一段不光彩的家族隐私:其父鲁桓公的夫人文姜是齐国齐襄公的妹子,文姜出嫁前与齐襄公有一段兄妹恋。有风传文姜是怀上了齐襄公的儿子后,才嫁给鲁桓公的,此子就是同,即后来的鲁庄公。公元前694年春,鲁桓公携此子与文姜到齐国参加齐襄公的婚礼,猗嗟一诗即为齐国人看到同的风采,为“展我甥兮”而写。

    于是问题就产生了:如果此子确如诗中所吟诵的那样美好,“猗嗟”之感叹到底是赞美还是讽刺?尽管对该诗的解释历来有主刺与主美之争,有一点不存在争议:此子的射技堪称一流。认为是讽刺一方的理由是:既然此子这样有本事,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母亲?原来在这次齐国之行中,文姜与齐襄公旧情复发,且被桓公发现;齐襄公设计将桓公除掉了。显然,桓公带此子同回姥姥家,参加国务活动,是有意让他接班;但他并没有显示出让人信服的正能量。

    当然,父辈的风流债或者孽债让后来的鲁庄公承担,是不公平的。反过来说,确有作为的官二代、富二代,要想成就自己的事业,在偏见面前存在着一个怎样为自己正名的课题。这不仅要证明自己的成长不完全是父辈庇护的结果,而且要为父辈赎罪。在当代的语境中同样如此:由于“仇官”、“仇富”心态的存在,在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中,人们对“土豪”们的发家有挥之不去的质疑,总认为存在着权钱交易等等隐私。尽管官二代、富二代受过良好的教育,本人也表现的不能不算优秀,依然难以走出类似的阴影。从这里可以看出,官二代、富二代从父辈那里继承的,并非都是既得利益。在所谓“劣势有效”的经济增长模式里,如果说逆选择的苦果轮到官二代、富二代品尝,那也是他们推卸不了的历史重负,很难说与父债子偿的轮回无关。

    对于既得利益群体而言,老百姓口语中的“二代”多有贬义,这并非舆论的特别糟糕,确有败家子存在。如果说他们只是害群之马,那也足以使得原本很优秀的后来者陷入尴尬的境地,面临着一种正名难题。应当承认,被媒体曝光的欺穷、欺民事件的主角或者败家子,在官二代、富二代群体中属于少数;但官二代、富二代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或者能力,并非自命清高就能做到的。如果官二代、富二代从此另辟蹊径,与父辈的庇护绝缘,或者可以问心无愧;否则,只要他最终要将父辈的事业传承下去,那么他就必须拨乱反正,在经济发展中完成转型升级的历史使命,最终靠和谐发展的实践来正名。否则,猗嗟之诗即使在当时是对鲁庄公的赞美,那么在鲁庄公造成新的历史污点面前,仍然构成强烈反讽。

    不幸的是,鲁庄公没有吸取老爸戴绿帽子的教训,所娶哀姜同样是搞绯闻的高手,其与鲁庄公的二弟庆父搞在了一起,引发了著名的庆父之乱。反思猗嗟之诗说他“终日射侯(靶)”,那就很难说是在勤学苦练,倒成了其沉湎于声色犬马的另类表现,以射技“御乱”之说也成为笑柄。受过良好教育的官二代、富二代也是一样,如果他们还是在玩父辈空手套白狼、资本运作那一套,要想改变人们对官二代、富二代的成见,即所谓的正名,那也是一厢情愿而已。

责任编辑:孟祥慧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