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 采购通 会员中心 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加载中 加载中

维基百科的危机与困境

http://www.ceo.hc360.com2014年05月19日11:53 来源:钛媒体T|T

    曾经以“大英百科”革命者的角色冲上“互联网风口”的维基百科,如今正在成为“被革命”的对象。当信息呼啸而来的速度缘远超过了人们处理、归档的速度,“汇聚人类所有知识”将成为一种图书馆时代的田园牧歌,或者说一场注定失落的梦。

    如果你不止一次看到维基百科的募捐广告,你就会意识到,这个数字时代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有多么脆弱,同时又是多么坚不可摧。

    “让人类所有的知识百川汇海”——这个梦想如启明星一样照耀在维基百科十三年的历史之上,使之成为互联网时代大规模知识协作的一个“奇迹”。然而,在存量知识已经渐渐“颗粒归仓”,而增量知识又因为支离破碎而无法捡拾,在时间线上随着不断的刷新朝生暮死,维基百科正在离成立之初的雄心壮志越来越远。

    维基百科的危机

    《The decline of wikipedia》、《维基百科,前路何在?》《维基百科过时了吗?》……自2012年以来,对于维基百科的唱衰之声如野草般在网络上潜滋暗长。从MIT Technology Review、《The economist》到国内的《南方周末》、果壳网,维基百科的迟暮景象被放在显微镜下逐一探讨。而关于维基百科遭遇的危机,可以概括如下:

    编辑队伍萎缩:英文版编辑在过去年下降了三分之一。

    在移动端毫无建树:只有1%的内容通过移动端编辑。

    官僚主义愈演愈烈:在维基中,流行的是“被管理员欺负的故事”以及“反抗管理员的故事”。

    激励机制失去吸引力:Facebook、Twitter、Snapchat……层出不穷的移动应用正在夺去人们的时间和关注。

    理想主义的光环总是容易遮蔽人们的眼睛,在进入互联网编年史之前,维基百科先要被媒体的“祛魅”扒一层皮么?

    实际上,维基百科的危机并不起于近几年,而是与生俱来。维基百科诞生之初的革命性自不必多说,然而其保守性也成为发展中的局限。

    “维基百科在2001年是完全合乎时宜的,但从那以后就开始过时了。”或许只有当局者看得最清,维基百科委员会苏加德纳欲言又止的话值得深思。

    回顾维基时代,依然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2001年维基百科横空出世时,热情欢呼的人群只注意到了它身上散发出的青春荷尔蒙般的反叛气息。人人都可以编辑的百科全书,将正襟危坐在人类知识顶端的那一群老头子(例如大英百科编辑委员会)踢下去,发动“无组织”的组织力量,让知识的汩汩细流通过千万道互联互通的光缆汇于一处,免费供任何人随时随地“取一瓢饮”。

    2001年,互联网还是一片苍凉荒芜的知识荒原,人类历史上90%以上的知识游离在互联网之外,被囚禁于封面、封底之间,散落于大地四方。那时候,刚成立两年刚站稳脚跟的Google还来不及发布其野心昭然的“Google图书计划”;而亚马逊还没有从“高台跳水”的余悸中缓过神来,为了用盈利证明自己而全力冲刺,无暇他顾;已经缓慢推进30年的古登堡计划尚未积累1万本数字图书。而移动互联网则在人们举目眺望的地平线之外。

    这个时候维基百科的“振臂一呼,云集响应”就不难理解了。互联网早期的网民都被一种“拓荒者”的激情所裹挟,能够为互联网的知识大厦添砖加瓦,在这座“亚历山大图书馆”中留下自己的名字,该是一件多么激动人心的事。维基百科的志愿者们心甘情愿做“知识搬运工”,人肉扫描仪,义务网络编辑,当然还有“知识的仲裁者”——去伪存真——信息的过滤者。

    然而,这群从互联网的各个角落发起冲锋的志愿者,虽然成功地将专家学者们赶下神坛,却在做着与他们相似的事情。

    实际上,创始人威尔士远没有媒体报道的那样浑身逆鳞,他不得不一次次扯掉外界给他披上的“战袍”。他从来不承认维基百科是“自下而上”、无政府主义的,他延续了“条目”这种信息组织方式,他以“中立主义”为维基百科的生命线,追求言必有据——正是这些从旧时代继承过来的传统理念塑造了维基百科的形态。

    而这些理念显然会与“人人都可编辑”的理想难以兼容。

    民主的困境

    如果你想知道世纪初的网站长什么样子,看看维基百科就好了。它就像是一个“江流石不转”的时间胶囊,自诞生到现在几乎没有变换容颜。正如鲁迅所说的“在中国搬动一张桌子就会导致流血事件”,100万编辑过词条的维基人都把自己视为维基百科的“主人”。网站一丝一毫的变动都要经过旷日持久的讨论和争辩,就连威尔士本人也没有权利拍板下决定。

    2007年以来,为了应对维基百科的内忧外患,维基委员会做出了各种改进的努力:例如推出可视化编辑器,模仿Facebook引入“点赞”按钮等,然而推进起来举步维艰。

    Quora上wikipedia标签下有一个热门问题:维基百科糟糕的用户界面为何不见一点改进?

    维基基金设计师BrandonHarris的回答是:

    我们一直在努力,但收效甚微,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们不是私人公司。Facebook可以顶着用户山呼海啸的反对声浪对网站“动手术”,而我们不能。(其他原因包括:薪酬无法吸引顶尖程序员,只能尽量雇佣志愿者;370种语言,覆盖全球的网络架构牵一发而动全身,“Thisisanenomoustask.”)

    2010年中文维基首页改版时候,就曾有互联网人士发起讨论“设计的民主和独裁问题”。

    “人人皆可编辑”之不可能

    开放、人人平等、去中心化——这些被写进《维基经济学》、《众包》,被视为维基百科“成功密码”的理念在成立几年之后开始黯淡失色,为了保证条目的“客观中立”不得不被迫让步、牺牲。

    任何一个开放系统都难以避免混乱、错讹、破坏者的闯入,枝蔓横生,但是以大英百科为榜样的维基百科却无法容忍这些,需要在第一时间将杂草刈除干净,有无数双挑剔的眼睛在拿着放大镜紧盯这个闯进知识界的“野蛮人”,每一处差错都会变成唱衰者手中的武器。

    对伪造、恶作剧、造谣中伤、夹带私货等信息的生杀予夺造就了维基百科的权力阶层——管理员小组,围绕着对评判标准的争论,管理层内部又不断分化裂变,出现了“删除主义维基人协会”及针锋相对的“收录主义维基人协会”,还有“不主张对条目价值做出一般性判断,赞成删除某些特别糟糕的条目但不代表我们属于删除主义的维基人协会”。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